1111.jpg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海河評論 > 正文

李洪志關于“老師”的那些事兒

2019年09月17日 10:06    作者:    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    [糾錯]

  尊師重教是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,現代社會,極少有人的成長能夠離開老師。“無師自通”之所以用來形容某些人特別聰慧,恰恰說明了老師在傳道、授業、解惑方面的重要作用。出于對反邪教事業的關心,逢此教師節之際,突然想起李洪志關于“老師”的那些事兒。

  李洪志杜撰出“不存在的老師” 

  李洪志說他創立了法輪功,其實是靠剽竊、改裝拼湊出了五套功法。為了吹噓法輪功的神奇,李洪志無恥地撒謊,編造神奇“修煉史”,杜撰出一些“壓根兒就不存在的老師”。在李洪志手寫的《個人簡歷》和曾作為《轉法輪》附錄的《李洪志小傳》中,李洪志謊稱自己曾拜四位“高師”修煉各種功法,他們分別為全覺大師(佛家)、八極真人(道家)、真道子(大道)和不知名號的女師父(佛家)。李洪志胡說自己4歲至24歲先后得到這幾位師父的真傳秘授,借此說明“來頭不小”以神化自己。《李洪志小傳》是這樣吹大牛的:“當他(李洪志)改編法輪功時,師父們都回來了。佛家的、道家的、大道的,還有其他門派的上師都參與進來了。法輪功的每一招、每一式都是在師父們的指導下,經過反復推敲,反復演煉、體驗之后才定下來的。所以說法輪功所反映的并不僅僅是佛家的東西,它集積了宇宙中各種神奇的力量,那是整個宇宙的精華。”謊話連篇,大言不慚,真不知世界上還有“羞恥”二字!

  后來,李洪志害怕別人刨根究底戳穿其謊言,便心虛地刪除了這篇“小傳”。然而,潑水難收,有心人將首版《轉法輪》掃描制成電子版,下面就是來自電子版的截圖,它讓李洪志編造假“高師”的丑態永遠定格在歷史的恥辱柱上。

   

  首版《轉法輪》所附《李洪志小傳》截圖

  李洪志絕口不提“真實存在過的老師” 

  檔案資料顯示,1960年—1966年,李洪志在長春市珠江路小學讀書;1966年—1969年,李洪志在長春市第四十八中學讀書。這一點,在他自己填寫的“本人簡歷”中寫得明明白白。小學6年,初中3年,這9年的學生生涯中,綜合多門學科,9個年級,李洪志有過多少老師?應該不會少于30個吧。然而,有誰在李的“講法”或“經文”中看見李洪志提起過一位中小學老師嗎?筆者能檢了李的所有經文,沒發現一例。古人將“天地君親師”并列,說明老師的地位十分之高。可李洪志出了校門,就忘了老師。別說讓他謝師恩了,連提也不提。為什么呢?原因不外兩個:一是怕別人通過這些老師刨他的老底;二是怕承認自己有常人老師與自我神化相矛盾。俗話說,“一日為師,終生為父”,李洪志心中無師,與無父一樣逆倫悖理!

  除了中小學老師,李教主還有氣功老師。李洪志從1988年開始跟隨氣功師李衛東學練“禪密功”,并參加了兩期學習班,后又跟隨氣功師于光生學練“九宮八卦功”。李洪志以這兩門功法為基礎,去泰國探親時又摹仿其他舞蹈的某些動作,拼湊了法輪功功法。李洪志對這一事實諱莫如深,長期以來避而不談。檢索李洪志的新老經文,根本見不到李衛東、于光生的名字。有誰見李洪志自己的師父寫幾句紀念性的文字?有誰聽見過李洪志說過什么感戴師恩的話?師恩如山,可李洪志“出師則無師,受恩卻忘恩”,甚至“偷師之功為己有”,是個典型的欺師負義之徒。不敬師倒也罷了,李洪志居然詆毀老師。早期弟子趙杰民在《三見證人:李洪志“出山”前后》披露了這樣的真相:“有人問他李衛東是不是他師傅,他說:‘李衛東的功已經讓我收了,他的功已經廢了’。”當時趙杰民和幾位練功者覺得李洪志人品大有問題,后來的事實證明李洪志是乃大奸大邪之人。

   

  檔案材料顯示李洪志真實的求學經歷。

  李洪志自我標榜成“知識淵博的老師” 

  雖說“弟子不必不如師,師不必賢于弟子”,但通常情況下老師總該比學生知識豐富。李洪志好為人師,立教攬徒,對別人稱他為老師很是受用。如果李洪志謙虛謹慎,低調授徒,倒也不失其為師之尊。然而,喜歡“滿嘴跑火車,漫天吹大牛”的李洪志偏偏要將自己塑造成一個“淵博之師”。在《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》中,他吹噓“我李洪志什么都知道”,在1996年的《悉尼法會講法》中,他更是胡說自己無所不通:請聽他的大牛皮:“這本書我在里面寫了許許多多關于修煉的東西。……無論你翻遍古今中外的書都沒有這些。……很多人看過書后都有一個想法,也有人講:李老師有多大的學問哪?他把古今中外,天文、地理、歷史、化學、物理、天體物理、高能物理、哲學,好象是很多范疇都概括進去了。人們覺的老師的知識很淵博。……我講出來的東西他不是常人這個層次面上的東西,是超越常人這個層次面的。所以其中的道理不來源于常人的知識。法是包括宇宙以至常人社會一切知識的。”

  好一個“人們覺的老師的知識很淵博”!是李洪志自己覺得吧,是李洪志“自我感覺良好”吧。然而,事實卻讓李教主佛臉丟盡。我們這位淵博的李老師,將“光年”當成時間單位;分不清聚變和裂變;望文生義地認為火星上很熱,認為“印支(印度支那)”中有印度;對浮力原理一知半解卻妄加比譬,胡說月亮是人造的,地球只有一億年壽命,寫文章錯別字(如“程度”寫作“成度”)、病句(如“被動地被入過團”)連篇,還以“隨意所用”為自己狡辯。一個如果無知能夠知錯即改,還不失明智。可李洪志卻在弟子面前死不認錯。請聽一段師徒對話:“弟子:老師在《轉法輪》中用光年來形容時間,而物理學中光年是指距離?師:我講天體時用了時空概念的距離來講了所需用的時間。……做這件事情我是打破一切時間在做,這是我的辦法。”(1999年《美國西部法會講法》)李洪志的臉皮真是夠厚的,說什么“這是我的辦法”,詞語和概念是約定俗成、任何都必須“遵照執行”的,哪有什么“隨意所用”,哪有什么“這是我的辦法,那是你的辦法”!無恥狡辯、執著錯誤的“李老師”注定要成為永遠的笑料!

   

  《美國西部法會講法》中李洪志為錯用“光年”作狡辯

  不知李洪志讀了我這篇《李洪志關于“老師”的那些事兒》后有何感想,尊貴的“宇宙主佛”就不想說點什么嗎?

【責任編輯:舜英】

分享到:
11.7K
友情鏈接:

關于我們 | 編輯信箱

凱風網版權所有 津ICP備11007108號-2
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

澳洲幸运8开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