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11.jpg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文史 > 正文

【原創】不鳴則已 一鳴驚人的故事

2018年12月26日 08:40    作者:李澤田    來源:海河網    [糾錯]

  故事來源

  《史記·楚世家》:(楚穆王十二)卒。子莊王侶立。莊王即位三年,不出號令,日夜為樂,令國中曰:“有敢諫者死無赦!”

  伍舉入諫。莊王左抱鄭姬,右抱越女,坐鍾鼓之間。伍舉曰:“原(愿,希望)有進隱(隱語)”。曰:“有鳥在於阜(土山),三年不蜚(飛)不鳴,是何鳥也?”莊王曰:“三年不蜚,蜚將沖天;三年不鳴,鳴將驚人。舉退矣,吾知之矣。”居(過了)數月,淫益甚。大夫蘇從乃入諫。王曰:“若(你)不聞令乎”?對曰:“殺身以明君,臣之原也。”於是乃罷淫樂,聽政,所誅者數百人,所進者數百人,任伍舉、蘇從以政,國人大說(悅)。

  后來寫楚莊王真的是“一鳴驚人”了:“是歲滅庸。六年,伐宋,獲五百乘(輛)。”“八年,伐陸渾戎,遂至洛(洛陽),觀兵於周郊。”有楚王“問鼎中原”的故事,足見莊王稱霸的宏圖大愿。“九年,......王擊滅若敖氏之族。十三年,滅舒。”“十六年,伐陳,殺夏徵舒”。“十七年春,楚莊王圍鄭,三月克之”。“二十年,圍宋”。至二十三年,莊王卒。

  《韓非子》也記有齊威王(公元前378年―公元前320年)“不鳴則已,一鳴驚人”類似的故事,但楚莊王爭霸是春秋時期的“五霸爭雄”故事,而齊威王爭霸那是200多年后戰國時期的事情了。

  對之前的“不鳴”怎么看

  史書記載說楚莊王之前曾經三年“不鳴”,三年期間,縱情淫樂,不理朝政。有人進諫也不敢直說,只能用“隱語”。這三年期間楚莊王真的是只知道玩樂,什么也沒干嘛?

  不然,我們就從伍舉冒死進諫并沒有真的“殺無赦”看,從蘇從再冒殺身之禍敢于進諫之后,立即“罷淫樂,聽政”看,特別是能夠分辨忠奸賢愚,準確地“所誅者數百人,所進者數百人”看,楚莊王想必是事先早有調查研究,早已心中有數,不然怎么能做到“于是乃”后面所做的一切!

  之前三年為什么“不鳴”

  楚莊王即位之初面臨的國內外局勢非常復雜。先說內部,當時楚國若敖氏專權,其中斗氏和成氏兩派各有不少實力派人物,他們盤根錯節,忠奸難辨。兩派爭權,行刺失敗,一派劫持楚莊王另起山頭,幸被另一派救下,楚莊王自己完全無能為力,只能暫時隱忍蟄伏,等待雄起的時機。

  再說外部,面臨的形勢也很嚴峻。當時晉國爭霸,迫使原本依附楚國的鄭國、陳國、宋國、蔡國等都已反叛。當時楚國發生大饑荒,周邊山戎、夷、越各族又趁機作亂,就連庸國小國也跟著反叛作亂。此時的楚國正處于風雨飄搖,生死存亡之中。舉國上下痛感國家面臨危亡之際,熱切期盼楚莊王此時應該有所作為。

  楚莊王看到自己“一鳴驚人”的時機到了,所以經過三年蟄伏,調查研究有所準備的條件下,趁機接受蘇從的進諫,立即出山,做出前所未有的“驚人”之“一鳴”,能夠“一飛”而“沖天”。

  所以他一上來就能對內興利除弊,“所誅者數百人,所進者數百人”,任用賢能伍舉、蘇從,得到“國人大說”;對外,先出兵征服庸國,震懾其他小國如鄭國紛紛叛晉而與楚國結盟,逐漸國力強盛而稱霸中原。

  該“鳴”便須“鳴”  莫為“不鳴”辯

  從楚莊王“不鳴則已,一鳴驚人”故事看,他的三年“不鳴”,一時的“耽于淫樂”,是迫于形勢,是不得已而為之,也是“久有凌云志”的蓄勢待發。所以,這三年中,楚莊王可能隨時都在觀察形勢,準備待機而起,時機一旦成熟,立即拔劍而起,脫穎而出,實現宏圖大愿。

  所以,重要還在于是否“有志”。有志之士,大好形勢下,該“鳴”便須“鳴”,無志之人,莫為“不鳴”辯。胸無大志者,“鳴”也只會是“嘔啞嘲哳難為聽”。那種根本沒有什么志向,也根本不想“鳴”,有的只是頹廢消沉,潦倒不起,即便時機來到,也不會有什么驚人之舉,他們兩者之間是有根本的區別的。

    本文系海河網原創稿件,版權所有,轉載請注明來自海河網。歡迎關注并按規則轉載! 

【責任編輯:Joker】

分享到:
11.7K
友情鏈接:

關于我們 | 編輯信箱

凱風網版權所有 津ICP備11007108號-2
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

澳洲幸运8开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