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11.jpg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邪教辨析 > 正文

美國《商業內幕》網揭秘邪教“法輪功”紐約老巢龍泉寺

2019年09月27日 10:31    作者:    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    [糾錯]

  核心提示:2019年9月10日,美國《商業內幕》網站(Businessinsider.com)登載文章,揭秘邪教“法輪功”美國老巢龍泉寺的各種違法怪誕之處,其中包括李洪志對老巢內部的嚴密控制、龍泉寺與周邊鄰居的關系緊張、龍泉寺對當地環境的破壞、李洪志的歪理邪說,甚至包括龍泉寺內發生的不正常弟子摔亡事件。 

  在紐約州北部,大約有100名“法輪功”練習者居住在密林深處一處400英畝大院內。

  從2001年起,這處大院就一再擴建,不過當地人越來越擔擾其新近的擴建會對環境造成影響。

  大院內禁止連接互聯網,人際關系都是經過事先安排的,傳統醫療不受歡迎。

  “法輪功”的頭目李洪志就居住在此地,盡管他多年來深居簡出。

  龍泉寺,密林環繞,武裝警衛保護,外人不得入內。

  據說,有大約100人居住在紐約北部、山瓦崗(Shawangunk Mountains)北麓面積400英畝的這處大院里。對于“法輪功”信徒來說,該大院就是圣地。中國將“法輪功”定性為“邪教”。

  消息人士告訴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說,龍泉寺內不允許連接互聯網,幾乎不使用藥品,人際(婚姻)關系一般經過事先安排。從事“法輪功”研究的蒙特利爾大學歷史學教授大衛·歐恩比(David Ownby,中文名:王大為)也把“法輪功”稱作邪教。

  多年來,龍泉寺周邊的幾座小鎮如鹿苑鎮等,一直想對龍泉寺內部發展進行約束,但“法輪功”的領導們卻想進一步擴建。龍泉寺想修建一座920個觀眾席的音樂廳、一個新停車場、一座污水處理站,還想把一座“禪房”改建為宿舍。如果龍泉寺的要求獲得許可的話,該大院居住人數將從目前的100人提高到500人。

  以下是我們所了解的龍泉寺情況:

  藏身于山瓦崗山(Shawangunk Ridge)北麓的密林中,有大約100名“法輪功”練習者居住在紐約州北部一處與世隔絕的400英畝大院內。

   

  山瓦崗山脈(圖片來源:Wikimedia)

  如果從奧蒂斯維爾(Otisville)開往杰維斯港(Port Jervis)的火車上,可以透過樹林看到龍泉寺的建筑。據龍泉寺“主持”李琮稱,湖和山(給龍泉寺)提供了“好風水”。

  閑人不得游逛龍泉寺。

   

  2019年3月8日,一名警衛在“法輪功”龍泉寺大院的大門外來回走動(圖片來源:ulie Jacobson / 美聯社)

  龍泉寺大院外柵欄環繞,大門由警衛隊守衛,門口蹲著兩座護家石獅。

  “法輪功”由佛教、神秘主義和功操混雜而成,其教義還涉及到外星人和種族隔離。

  1999年,中國正式將“法輪功”定性為非法邪教組織。據龍泉寺的官網稱,龍泉寺的許多居住者逃亡自中國。

  這塊400英畝的龐大地產購自于2000年。

   

  龍泉寺大院衛星圖(圖片來源:Google Maps / Business Insider)

  由于“法輪功”(在美國)被歸類為宗教組織,所以它的地產獲得了免稅資格。

  2001年起,該大院內的建筑日漸增多。

   

  “法輪功”龍泉寺大院(圖片來源:Julie Jacobson / 美聯社)

  在圖片的右側,有一座唐式寺廟(唐朝在公元七世紀至10世紀統治中國),還有一座75英尺高的佛塔。

  龍泉寺官網形容這座寺廟時,稱它“巧奪天工”:“建筑上的所有橫梁結構中,沒有使用任何螺釘、釘子和金屬接頭。”

  龍泉寺大院內,也有著更為現代的建筑。

  大院內,有兩所學校:飛天藝術學校和飛天學院。

  飛天藝術學校是神韻藝術團的“預備學校”。神韻藝術團屬于劇院式舞蹈表演團隊。據《紐約客》作家Jia Tolentino的文章說,神韻表演“從根本上說屬于教派和政治宣傳”。神韻藝術團屬于非贏利組織,2016年它的資產大約有7500萬美元,營收為2200萬美元。

  不在諸如倫敦、洛杉磯、紐約和華盛頓這樣的城市巡演的時候,神韻藝術團就在龍泉寺大院內排練。

  中國政治專家認為,神韻是“法輪功”精心策劃并推出的公關計劃一部分。演出中有反共信息,中國的執政黨視神韻為“法輪功”妄圖顛覆其政權的工具。

  并非所有的“法輪功”練習者都居住在龍泉寺大院內。

   

  鹿苑鎮景象(圖片來源:Wikimedia)

  一些“法輪功”練習者居住在像鹿苑鎮這樣的周邊小鎮上。天氣好的時候,可以看到一些“法輪功”練習者在當地練習功操。

  不過,“法輪功”創始人李洪志確實居住在龍泉寺大院內。

   

  1999年李洪志在紐約(圖片來源:Henny Abrams / 法新社 / Getty)

  然而李洪志并沒有公開這一事實。2016年,一名法律文書送遞員前去龍泉寺找他(指當年全球華人反邪教聯盟狀告李洪志一事——譯注),在大門口被擋了駕,該送遞員被告知李洪志不住在那兒。然而,2019年,有四名原龍泉寺居住者告訴NBC說,李洪志確確實實居住在龍泉寺,而且還嚴密地控制著龍泉寺的一切。

  在龍泉寺大院內,有報道說不允許連接互聯網,不提倡藥物治療,各種關系都是事先安排好的。

   

  龍泉寺(圖片來源:Youtube / Dragon Springs Temple)

  據NBC新聞頻道說,李洪志對龍泉寺大院內的大事小情都嚴密控制,甚至卷入到信徒的私生活當中。

  一名“法輪功”信徒告訴NBC新聞頻道說,當了解到她與非“法輪功”信徒約會后,龍泉寺的領導們告訴她,她的簽證過期了。她后來才了解到,其實她的簽證仍然有效。

  李洪志教導信徒稱,修煉法輪大法(“法輪功”)可使身體轉化成高能量物質,甚至能讓人飛升到天堂。

   

  1999年,“氣功大師”李洪志表演冥想瞬間。(圖片來源:Ted Thai / The LIFE Picture Collection / Getty)

  李洪志也相信存在著外星人。1999年,在接受《時代周刊》采訪時,李洪志說:“如果外星人不代替人類,社會將自己崩潰。”

  1999年,李洪志告訴《華盛頓郵報》說,他也并非是什么邪惡的(幕后)策劃者,只不過是“偶然之間成了先知”。

  李洪志的教義之一是:“法輪功”練習者永遠不參與政治。他說:“我們從不干涉政府,決不做壞事,我們都是守法的公民。”

   

  李洪志(圖片來源:共同社/美聯社)

  盡管“法輪功”有這番遠離政治的高談闊論,但“法輪功”成員擁有被李洪志稱為“我們的媒體”的《大紀元時報》這樣的多語種報業集團。該報最近在六個月內大約花費了150萬美元,用于推出取悅特朗普總統的廣告。

  2018年9月,《大紀元時報》的攝影記者Samira Bouaou進入白宮禁區,把一個文件夾遞交給特朗普總統。

   

  《大紀元時報》的攝影記者Samira Bouaou把一個文件夾遞交給特朗普總統(圖片來源:Susan Walsh / 美聯社)

  特朗普打開文件夾,然后又迅速合上。Bouaou沒有說文件夾里是什么東西,也沒有說她為何給總統這樣一份文件夾。

  《大紀元時報》登載過三篇直接與龍泉寺有關的報道。

   

  大紀元時報免費報箱(圖片來源:Mark Lennihan / 美聯社)

  這三篇報道全是讀者來信。第一篇講述了龍泉寺為何如此神秘,第二篇則要求當地居民理解龍泉寺,第三篇則試圖澄清某些誤解。那封有關龍泉寺的神秘性的來信說,龍泉寺的大門,與紐約“基督教青年會”的大門,并沒有什么不同之外。

  在接受《時代周刊》采訪中,李洪志聲稱他擔心工業會污染大氣和水。

   

  2004年,李洪志做了一次罕見的電視發聲(圖片來源:Lo Sai-hung /美聯社)

  李洪志說:“飲水也被污染了。無論我們如何凈化,也不可能恢復到原有的純度。”

  盡管李洪志關心環境問題,但當地居民們關注的是龍泉寺正在毀壞其鄰居們的土地。

   

  龍泉寺附近的內瓦辛克河(Neversink River)(圖片來源:Wikimedia)

  2019年,當龍泉寺要進行擴建時,事情一度發展到失控境地。龍泉寺想修建一座日處理10萬加侖的污水處理站,而鄰居們則擔心這將摧毀周邊水系,因為處理后的河水將排放到當地巴沙爾河、內瓦辛克河這樣的河流之中。

  龍泉寺想修建一個7.28萬平方英尺的音樂廳,一個可容納1100輛小汽車、42輛大巴的停車場,還想把一座禪室改建成宿舍。

   

  “法輪功”的龍泉寺大院(圖片來源:Julie Jacobson / 美聯社)

  上述改變意味著龍泉寺將入住500人。

  然而,許多當地人對龍泉寺的擴建并不高興。

   

  修建中的龍泉寺(圖片來源:Youtube / Dragon Springs Temple)

  據報道,這些當地人說,龍泉寺“先擴建后道歉”的策劃,漠視其鄰居享有的優先權。

  龍泉寺的鄰居Grace Woodard告訴“美國新聞”(Usnews.com)說:“它(龍泉寺)就像一座小城市,一個(修建)計劃接著一個(修建)計劃,切片似地一點一點地建造著。”

  一些當地人認為“法輪功”是一種威脅。

   

  在關于龍泉寺擴建的聽證會上,當地居民仔細傾聽發言者們的發言(圖片來源: Seth Wenig / 美聯社)

  2019年4月,一位水泥工在有600名與會者參加的當地規劃會聽證會上說,2012年,他在龍泉寺的大門口遇到保安人員,大吃一驚,因為這些保安人員攜帶有AK47機槍。

  他說:“在我們社區,根本不需要這東西。”

  鄰居Woodward說,她和朋友在觀賞龍泉寺入口處的大樹時,兩輛保安車出現在他們面前,開著跳燈,直到她和朋友離開。

   

  對龍泉寺深表擔擾的當地居民Grace Woodward(圖片來源:AP / Youtube)

  Woodward還說,她還遇到過“法輪功”人員到她的地產上拍照片,并想買下她的房子。

  多年來,“法輪功”龍泉寺的不停擴建,已經引發摩擦。

   

  2019年3月8日,照片所顯示的位于奧蒂斯威爾鎮的“法輪功”龍泉寺

  最近十年來,問題的爆發點為:圍繞龍泉寺修建的車道,遠寬于建筑法許可范圍。其他沖突則包括:龍泉寺想修建一個23英畝的太陽能廣場,龍泉寺中十位居住者以選舉歧視為由起訴一位鎮長。

  另一事實是,龍泉寺拒絕公布2008年一位建筑工人死亡的信息。

   

  修建中的龍泉寺(圖片來源:Youtube / Dragon Springs Temple)

  當時,在修建一座建筑時,一名54歲的加拿大人摔死。此外再無信息披露出來。一名居住在龍泉寺的男子告訴當地報紙說:“我們屬于宗教社區,不用告知公眾信息。”從沒有進行過驗尸。

  龍泉寺也申請修建一堵高達8英尺的圍墻,而不是介于4英尺到6英尺之間的那種(普通圍墻)高度。

   

  2018年龍泉寺空中俯拍照片(照片來源:鹿苑鎮野生保護聯盟/臉譜)

  龍泉寺內的居住者、名叫Thun Lin的教師說,來自中國政府的人可能會沖入龍泉寺竊聽他們的電話,所以有必要砌高圍墻。

  與此同時,龍泉寺聲稱它期望能在大門口迎候大家。龍泉寺的官網稱:“我們希望這一天能早點到來。”看起來絕大多數人將會永遠也不知道龍泉寺大墻后面在發生著什么。

   

  龍泉寺大門(圖片來源:Youtube / Dragon Springs Temple)

  龍泉寺卻將此歸罪到中國身上,聲稱高規格安保措施的需求,源于中國對“法輪功”的不斷迫害,除非“法輪功”被接納并得到安全保障,否則不會打開龍泉寺的大門。不過,據身處中國的“法輪功”修煉者說,雖然政府表面看似平靜,但反對“法輪功”的立場不會緩和。

【責任編輯:舜英】

分享到:
11.7K
友情鏈接:

關于我們 | 編輯信箱

凱風網版權所有 津ICP備11007108號-2
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

澳洲幸运8开开奖